愛之谷官方商城,讓你免費操作,施展您愛愛的本領。成人用品,飛機杯,震動棒,仿真陰莖,名器倒模,助勃潤滑等。

sex tokyo,新手必看

但也只是像小姑娘一样,等跟崔莉莉在一起比较之后,李慧才发现,岁月已经在她的身上开始留下痕迹了,哪怕再去努力的保养,也不可能的真的比这些花季少女白嫩。

  “嫂子,你怎么老是用这种目光看我?”崔莉莉抬起头,用抱枕挡住一些身体,坏笑着说;“该不会是哥哥不在家,你打我的主意了吧?”“瞎说什么呢,你这臭丫头!”李慧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,然后拿着干毛巾在崔丽丽的头上揉了揉,呵责道:“头发要擦干,不然晚上睡觉会头疼的。

  ”“嘻嘻。

  ”崔莉莉笑笑,没说什么。

  此时,以李慧的角度低头一看,崔莉莉长得有些纤瘦,这样显得玉臂和白腿都很修长,虽然看起来有些瘦弱,但偏偏臀部很翘,一下给那纤瘦的身材增加了无数美感。

  偷偷打量了一下崔莉莉的身材,李慧忍不住问道:“莉莉,在学校交男朋友了吗?”“还没有。

  ”崔莉莉说。

  “那送你过来的那个……男生呢?”李慧问。

  崔莉莉眨了眨眼睛,说:“他是在追求我……只是过,我还没看上眼!”“小丫头要求还蛮高的。

  ”李慧说着,看崔莉莉的头发擦的差不多了,于是收起毛巾,说:“我先去洗漱了。

  ”“恩,我等你洗好了一起睡,嘻嘻。

  ”崔莉莉又咧开嘴笑笑,露出一拍小白牙。

  这感觉让李慧有些隐约的不妙,也不知道是被监视的感觉还是什么,总之,这次见到崔莉莉之后,李慧心里有一丝丝的不安宁。

  “或许是因为孙文斌带来的错觉吧。

  ”李慧心里想着,已经回到了厕所里,在镜前开始卸妆,洗漱。

  期间拿出手机看了一下,崔杰还没有回消息,都这个时间了,难道还在加班?心里想着,李慧有种莫名其妙的烦躁。

  等洗漱结束后,崔莉莉就跟着李慧一起回卧室了,本来又两床被子,可崔莉莉躺了一会儿后就钻到了李慧的被窝里。

  一时间,李慧也有些不好意思,她觉得崔莉莉的小身子很凉,也不知道是不是刚才在沙发上玩手机时没穿衣服的原因。

  “嫂子,你身体好软哦。

  ”崔莉莉忽然说。

  李慧也分不清这是闺蜜之间的唠嗑,还是崔莉莉故意调戏她呢,正想怎么回答的时候,崔莉莉的小手已经抓住了她的那团浑圆,忍不住使劲一捏。

  “哎呦!”李慧忍不住叫了一声,然后身体往后一退,说:“莉莉,你干什么呢?”“忍不住捏了捏,嘻嘻,要不你也捏捏我的?”崔莉莉坏笑着。

  李慧闻言,也不禁想试试它到底有没有弹性,崔莉莉的虽然没有她的宏伟,但手感一定不错吧?李慧心里想着,已经有些心动了。

  “嫂子,你该不会是真的心动了吧”崔莉莉忽然道。

  闻言,李慧的脸一下就红了,自己这是在干什么呀?居然想捏这小姑娘的胸部,当即就赶紧收回了目光,说:“咳咳,莉莉呀……该睡觉了。

  ”“哦。

  ”崔莉莉一听,就乖巧的爬起来关灯。

  但为了避免崔莉莉再说她,李慧看了一眼,立刻收回了目光。

  灯关掉之后,屋子就很黑暗了,两个女人钻在一个被窝里,崔莉莉轻轻的伸了一下身体,调整了个舒服的姿势,似乎就要睡了。

  李慧却一时间有些不习惯,等崔莉莉的呼吸均匀之后,她终于还是轻轻的张开了胳膊,把崔莉莉抱在了回来。

  因为刚洗了澡的原因,小姑娘的头发香香的,身体上也有奶香,混合着沐浴露和洗发水的味道,好闻的不得了,李慧轻轻的嗅了一下后,便抱着崔莉莉睡着了。

  ……第二天醒来的时候,李慧只觉得自己被一个八爪鱼缠住了,睁眼一看,只见崔莉莉四肢缠着自己,小嘴撅着,明显还在梦想里。

  唯一有些不舒服的是,崔丽丽太瘦了,抱着有点硌得慌。

  “啊,嫂子?”崔莉莉揉了揉惺忪的睡眼,问:“你要起床了吗?”“对啊,我还要上班。

  ”李慧尽量装作没事的样子。

  闻言,崔莉莉就赶紧松开了李慧,但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,“不好意思哈,嫂子,我睡觉的时候……习惯抱着被子了,也不知道怎么就睡成这个姿势了。

  ”崔莉莉说。

  李慧也不敢解释什么,毕竟昨晚可是她主动抱的崔莉莉……匆匆起床,李慧去厨房里做了早餐,饭后又是一番打扮,这才跟崔莉莉告别,准备会公司。

  崔莉莉的家庭条件不错,崔杰有一辆迈腾,而崔莉莉的车子是一辆白色的甲壳虫,挺适合她这种都市丽人架势的。

  到了单位,李慧这才觉得自己恢复了一些状态,休假的这几天,李慧觉得自己变得有些不像自己了。

  “慧姐。

  ”李慧刚一进公司,就立刻有人打招呼道。

  李慧笑着一一回应,等回到自己的位置上时,才发现董依人正趴在桌子上小憩呢。

  看见董依人,李慧心里隐约又觉得不舒服,但随即有很快的甩开了心里的想法,孙文斌虽然是董依人丈夫,但平时在单位里的时候,董依人一直对李慧挺照顾的,李慧觉得,她不该对董依人有成见。

  “昨晚没睡够吗,大早上就在公司眯眼睛。

  ”李慧关心道。

  董依人连头也没抬,只是在胳膊上扭了一下脸,看着李慧说:“可不是没睡够吗……”“放假几天,生物钟调不过来了?”李慧开玩笑道。

  “才不是。

  ”董依人撅了撅性感的嘴唇,然后才直起腰,有看看四处,确定没人注意自己之后,才神秘兮兮的对李慧说:“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我老公晚上干劲特别大,我都有些吃不消了。

  ”“……”李慧看着董依人,顿时有点不舒服,她轻咳一说,说:“在公(爱女狂欢)司,不要说这些啦!”“怕什么?”董依人向来大胆,她见李慧脸色有些不自然,还以为是她害羞了呢,于是就用食指拖住李慧的下巴,轻轻道:“是不是崔杰不在家,你有些不满足?”“胡说。

  ”李慧的脸更红。

  董依人嘻嘻一笑也没有当回事,接着就在李慧的脸上亲了一口,并且轻声开玩笑说:“实在不行了,我把我老公借给你用一晚上。

  ”“说什么呢!”李慧一皱眉,声音也大了些。

  声音忽然的放大,瞬间就吸引了别人的注意力,其他人立刻就看了过来,瞅的董依人和李慧脸上青一下红一下的,最后等他们扭回去头之后,董依人也有些不悦道:“慧慧,你怎么回事啊,好像有点反常?”“我……没什么,昨晚跟崔杰吵架了,心里不舒服。

  ”李慧随便找了个理由敷衍道。

  “我说呢。

  ”董依人哼唧了下,然后抱着李慧轻轻的在她耳边说:“是我不好,以后不给你开这个玩笑了,你消消气。

  ”“没事,我不生气。

  ”李慧轻轻的做了个深呼吸,一时间也觉得自己有些小题大做了。

  董依人向来大胆,嘴巴上也没个把门的,不定啥时候就吐出一句色色的荤段子,语不惊人死不休,李慧早就习惯了的,只是……董依人并不知道孙文斌对李慧做的事情,所以她也不不知道李慧这次会真的生气。

  俩人闹了几分钟之后,李慧轻轻的一拍董依人,说:“不聊了,老板来了。

  ”董依人一听,扭头便瞧见王城夹着公文包朝着这边走了过来,当即就摆正了态度,开始整理桌面上的东西。

  王城走过来之后,显示笑眯眯的朝着董依人看了一眼,接着又瞧了一眼李慧,这才去了办公室。

  “哎呦,这王总似乎越来越帅了。

  ”董依人花痴道。

  王城的年纪并不大,因为是子继父业,所以在三十二三岁的年纪就当了大老板,因为五官端正,身子挺拔的原因,现在西装革履的模样,还挺有魅力的。

  “你可真花痴。

  ”李慧道。

  “才不是花痴呢,是王总本来就帅帅的……对了,我听说人事部的娇娇被王总潜规则了,知道吗?”忽然道。

  李慧摇摇头,表示没有听过这回事。

  “跟你聊天真没劲,一点儿也不八卦。

  ”董依人说着,就开始忙碌自己的事情了。

  李慧见状,也急忙开始调整心态,现在还不容易回到了正常的生活轨迹,她不想在冲到辅助,所以还是安心工作的好。

  结果,一天忙碌下来,就在李慧和董依人准备去吃午饭的时候,王程出来了。

  他走到李慧面前,直接道:“李慧,一会儿陪我去见下客户。

  ”“啊?”李慧愣了一下,刚想反驳什么,却听王程继续道:“你做的那个方案,客户有些疑惑,正好中午吃饭的时候一起聊聊。

  ”“好吧。

  ”听说跟工作有关,李慧只好不再推辞。

  见李慧被王程约了,董依人只好跟其她同事一起去吃饭了,倒是王城直接坦然道:“一会儿可能还要喝酒,你做好准备。

  ”“哦。

  ”李慧轻轻点头道,老板已经发话了,她总不能对着来吧?很快,李慧就跟着王城下了楼,这时主动帮李慧打开车门让她上车,随后自己才绕到驾驶位上,绑好安全带,将车子启动。

  一切举动都和绅士,加上名车的原因,李慧心里也忍不住喜欢一下。

  “对方的人多吗?”李慧忽然问道。

  “不多,只有张经理一个人,本来不准备麻烦你的,可张经理说策划方案是你提出来的,跟你本人聊,思路比较清晰一些。

  ”王城道。

  闻言,李慧只好笑道:“张经理小题大做了,有王总在,策划的思路怎么可能不清晰?”“是嘛?”王城看着李慧,咧嘴笑了笑。

  这么一笑,李慧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,俩人本来就是在驾驶位和副驾驶位,距离很近,忽然一个对视,车子里就有些暧昧的情况了。

  再者李慧今天的穿着也很性感……其实也不是穿着的问题,正式公司对员工的着装要求都是统一的,内穿白色女款衬衫,外穿深灰色工作服,而下身则都是长裙。

  下身的裙摆本是刚触及膝盖的,正式场合上瞧见,大部分人只会觉得美丽而大方,想入非非的会很少,但此刻,李慧是坐着的,裙摆自然往上提高了很多,一双修长的美腿顿时完美的展现了出来。

  而王城目光,盯着李慧的俏脸瞧了半秒之后,就开始打量她的身材……

近日,杭州一对30岁的年轻小夫妻到杭州上城法院要求离婚,当时2人还有说有笑,女子还撒着娇。

  据了解,2人是2012年结婚的,2人都长得不错。

  目前还没有孩子和房产。

  男子到法院起诉离婚,给出了女子出轨的证据,这些证据是女子与其他3个男人的聊天记录和照片。

  男子说,其实自己也不想离婚的,发生了这样的事情,他本来也不想说什么,还想好好过下去,只想女子做个解释,但是女子就是不解释,之后发现自己也管不住女子了,就起诉离婚了。

   不过女子却说,自己天天在夜店,出轨的人都是比自己小的小鲜肉,她其实是很保守的人,没有同一时间爱上2个人,只是自己喜欢上谁就会去喜欢,即使结婚了,也没有被这些束缚,有时候都忘记自己结婚了。

  当时是家里人催着结婚,正好他追自己,(我的男友一千岁)就所幸结婚了,现在已经不爱他了。

  就大大方方的离婚。

  起初,男子拿出证据,还想让女子赔偿5万元的,之后女子说当时结婚装修的时候,自己家里买了一些家电,自己也不想搬了,就折旧5万元给她吧,男子想想也同意了。

  婚姻的船说翻就翻了,还力挽狂澜个啥。

  不过这样的姑娘,也三十岁的人了,还能说什么,只怪她一生放荡不羁爱自由吗。

  

“谢哥,你怎么了?你不是要看伤口么?快来呀!”看到老谢一副愣愣的样子,何秀兰心里一阵得意。

  王小薇能拿下的男人,难道我何秀兰还拿不下?“哦哦哦,对,看伤口!”老谢实在有些摸不着头脑,这个何秀兰到底来这儿是干嘛来了。

  说是勾引他吧?也像那么回事儿,但提到王小薇干嘛?难道是她在试探?老谢有些拿不准这个女人了,但是不管怎样,一个女人送上门来给自己占便宜,自己还畏畏缩缩的,那怎么行呢?管她是来干嘛的,自己爽自己的不就行了吗?至于王小薇的事情,就算何秀兰出去乱说,老谢也完全可以说她就是到这儿来治病的,反正这事儿谁也没证据,还不睡凭空胡掐?“来来来,把你内衣脱下来,我看看你到底伤到哪儿了?”想通了事情的关键,老谢也逐渐变得主动了起来,伸出手就去扯何秀兰那里的衣服。

  当何秀兰那柔软出现在老谢面前的时候,老谢不由得深呼吸了好几口,平静自己的心情,如果非要用形容的话,那只能说,岁月似乎根本就没在何秀兰的身材上留下任何痕迹。

  依旧像是十七八岁的少女一般,皮肤水嫩嫩的。

  看到老谢愣愣的盯着自己的骄傲看,何秀兰的嘴角微微的翘了起来,虽然每次去赶集的时候,是经常有二三十岁的小伙子偷偷盯着她看,但是老谢不同啊!他可是山南村十里八乡唯一的医生,不知道看过多少女人的胸。

  能让老谢变成这幅样子,难道还不值得骄傲么?“怎么样谢哥?看出什么来了没有?是不是还得听一下心跳啊?”不由分说的,何秀兰直接拉过老谢的头,按到了自己胸口上。

  “嘶~”感受到胸前的满足感,和老谢那没有刮干净的胡渣在在她的皮肤上划过,何秀兰忍不住轻轻哼叫了一声。

  老谢此时却有些懵逼了,这个何秀兰,也太特么主动了吧?难道是寂寞过头了?不得不说,老谢的猜测还是蛮准的,何秀兰的老公是修桥的,为了挣钱,平时几乎都在外地,就算是逢年过节也回不来一趟。

  正所谓三十如狼,四十如虎,何秀兰如今正是三十岁左右如狼似虎的年纪,怎么可能不想男人呢?平常还好,村子里都是些上了年纪的老头子,要么就是几岁的小娃娃,可今天早上老谢来劝架的时候,全村都看到了老谢那傲人的本钱,而何秀兰呢,早就春心荡漾了!“谢哥,怎么样?你有听到伤口在哪里么?”何秀兰的一双手在老谢头发林里摸过,又轻轻摸了摸老谢那张坚毅的脸庞。

  “额,找到伤口了,我去拿药,你先别动啊,我给你上点药,要不了多久就好了!”尽管老谢根本找不出何秀兰身上到底哪里有伤口,但是人何秀兰不是说了吗?伤在了胸口上,难道老谢还要主动去戳穿不成?“嗯,好啊,那麻烦谢哥了!”何秀兰脸上露出一丝笑意,不知道为什么只要看到老谢对她身体痴迷的样子,何秀兰就感觉心里一阵骄傲。

  老谢拿出药罐子,在手上抹了一点,就想伸手往何秀兰的胸上涂。

  “诶,谢哥,这男女授受不亲,抹药这事儿,还是我自己来吧!”可正当关键的时候,何秀兰却一下子躲开了老谢的魔爪,飞快的披上了衣服。

  “卧槽!这个骚娘们什么意思?”老谢心里一阵郁闷,看到何秀兰脸上那似笑非笑的表情,他就知道自己肯定被耍了。

  “那什么,谢哥您忙,这个药啊,我就拿点自己回家慢慢抹了啊,下次再来找你噢~”何秀兰夺过老谢手里的药罐子,当着老谢的面穿好内衣,又穿好外套,大屁股一扭一扭的离开了老谢的家里。

  临出门前,还给老谢甩了一个极为暧昧的眼神。

  “妈的!何秀兰你这个死婆娘,最好不要落到老子手里,不然老子一定好好收拾你!”在这一瞬间,老谢在心里发誓,以后有机会,非要上了这女人不可!回过头看了看自己一波三折的“小老谢”,不由得深深的叹了口气。

  最近的桃花运是怎么了?这么旺盛,但偏偏就是没来个正经的!草草的做了点饭菜吃了以后,老谢取了两块腊肉提着,往王小薇家里走了去。

  不管怎么说,现在的老谢和王小薇除了最后一步没做以外,其余都算是做了,自家小情人没菜吃,自己总不可能坐视不管吧?等到到了王小薇家门前的时候,老谢正想敲门,突然却听到里面传来了一阵争吵声。

  老谢敲门的手一顿,下意识的趴在了门边,透过门缝想要看看王小薇跟谁在吵架。

  仔细一看,原来是王小薇在接电话呢。

  “我爸妈就不是你爸妈了是吧?蒋宏博你个没良心的,当初你创业的时候是我把我家拆迁款给你的,你现在就是这么对我的吗?”屋子里的王小薇似乎很激动,拿着手机的手微微有些颤抖。

  “我跟你说过我现在没钱了!我现在连买菜的钱都没有了你知道吗?我当初跟着你(夹逼自慰),跟我爸妈闹翻了,搞得我现在有家都回不了,你说让我相信你,可你看看你现在都干了什么?有了点小成绩你就去赌博!现在倾家荡产了,你满意了吗?”“蒋宏博我告诉你,我嫁到你们家这两年,我连班都没上,帮你打理工地,帮你照顾你爸妈,我整天跟个保姆一样,我有过过一天的好日子吗?你现在竟然这么对我,你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吗?”说完这话以后,王小薇恨恨的挂了电话,一屁股做到了板凳上。

  听到这些谈话,老谢恍然大悟,这蒋宏博竟然迷上了赌博?屋子里的王小薇并不知道老谢在外面偷看,一下子趴在了桌子上,狠狠的哭了起来。

  看到这一幕,老谢心里一阵心疼,连忙敲了敲门。

  “小微,开开门,我是你谢叔,我给你送东西来了!”一听说是老谢,王小薇一下子蹦了起来,连忙打开了屋门。

  看到老谢那一瞬间,王小薇一把扑进了老谢怀里,哇的一声哭了出来:“谢叔,蒋宏博这个混蛋,赌博输了,竟然想让我去陪别人睡觉来还债!”“什么?蒋宏博是这么说的?”听到王小薇的话,老谢心里宛如响起了一声惊雷。

  “嗯呢!他说他现在欠了别人好几十万,实在是还不起,债主那边说了,要我去陪人家睡一个月,要不然就得还钱!”王小薇靠在老谢怀里,一边哭着,一边哽咽着解释道。

  “妈的,这个蒋宏博也太没良心了吧!”那一瞬间,老谢只感觉一阵无名火起,但随即又紧紧抱住了王小薇。

  这个时候,最难受的恐怕还是她了吧?“小微,你听谢叔一句话,跟他离婚吧!别跟着他过了,你要实在怕嫁不出去,你谢叔我娶你!”老谢也不知道是怎么了,自己竟然说出了这样一番话。

  “呜呜呜,谢叔,我也想离婚啊!可是,我问过律师那边了,蒋宏博的债是我们结婚以后才欠下的,就算是我们离婚,我也会背负一半的债务,我当初为了嫁给蒋宏博,跟家里人闹翻了,我一个人哪儿去弄几十万来还债啊!”王小微抱着老谢的手一直没有松开过,哭的声音也越来越大,似乎要把结婚这几年受的委屈全部哭出来一样。

  幸好王小薇住的地方离村子比较远,要是被别人听到了这哭声,还以为老谢把人家怎么样了呢。

  “好了别哭了,乖,钱的问题慢慢想办法啊,现在最主要的问题是,你得先跟他离婚啊,要不然,他肯定会越欠越多的,到时候你就更没办法摆脱他了!”老谢一边拍着王小薇的肩膀,一边轻声安慰道。

  “呜呜呜!谢叔,我嫁给他的时候,他就是个一无所有的穷小子,他说他要创业,我背着家里,把我们家几十万的拆迁款偷偷拿出来给他,他现在就是这么对我的!呜呜呜,他还想让我去陪别人睡觉,他真的有把我当成是他老婆么?呜呜呜…”“好了,乖,小微乖啊,不哭不哭,谢叔在呢!”这一瞬间,老谢心里多了很多想法。

  他好想告诉王小薇,没事,别怕,还有他呢!可是,老谢也知道,他只是个农村人,也没什么文化,初中毕业就没再上过学了,除了会这一手医术以外别无所长,虽然这几十年来给人看病是攒了一些钱,但是也仅仅只有几万块,根本就不够帮王小薇还债的啊!这一瞬间,老谢想了很多,他原本以为自己就是跟王小薇玩玩而已,图她年轻的身体,一时兴起,但是这一刻,老谢发现,自己是真的喜欢这个女孩儿,想给她一个依靠。

  “谢叔,你说我是不是好傻。

  ”良久,王小薇轻轻抬起头,看向了老谢。

  这一瞬间,阳光从老谢的背后直射而来,形成了一个背景,老谢那张坚毅的脸庞,还有那唏嘘的胡渣,和那温暖的胸膛,在这一刻,深深的印入了王小薇的脑子里。

  

这种在希望中绝望后的感受,让玖玥的心情一下子变得糟糕透顶,要让她来讲,对方就不能像个男人一样来个痛快,别要变态的要凌迟(被同桌用震蛋折磨很爽)自己啊。

  h含着开会震动回过头,却发现雪仍旧愣着。

  这是她对顾惜辰的评价。

  这家伙,受伤了啊。

  不要局长太大了我的房间...应该没有设置闹钟才对,而且这个被子的质感也不对,因为懒的缘故所以没有睁开眼睛。

  坐在椅子上默默地小口小口喝豆花,我想起秦宁说,秦雪不喜欢在吃饭的时候聊天,便没有尝试跟她搭话。

  此时此刻,我们宿舍四个人正一起聚集在蒋诗怡的病房里,而陈海升和周小武这两个家伙自从放假以来就没动过笔,昨天小武一回来见到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——赵哥赵哥,把你作业借我抄抄!霍山海心里直翻白眼,这个吴钩,在他女神面前,说谎都不打草稿,如果让陆嘉琪知道了,指不定会怎么看他呢。

  h含着开会震动顾招来就算考的差也不会直接跟他说啊,更何况,她觉得自己考的挺好的,便点了点头,回他的话,挺好的。

  安心你个大头鬼!安心被炸死吗?虽然觉得不可能,但我可没轻视小海棠的警告。

  苏荷虽然早就知道了,但还是装作第一次知道的样子。

  h含着开会震动我只好仓促的和那二人道别。

  袁松没辙,只有依他,哪知胥源接过相机对着跷跷板上就是一通连拍。

  你先起来啊!糟糕到,就算是奕,也会有一些想要避开他吧。

  在口鼻处带着像是口罩的东西。

  探索与研究科是研究人员,人类世界一直在变化,人类需要重新了解这个变得陌生的世界,他们常常要出去野外采集标本等等,所以学生的战斗力不逊色于猎妖科,甚至课程更多。

  但我已经无暇顾及这些,脑子飞快地转动着,结合着自己的处境,一个大胆的假设出现在我的脑海。

  快饶了我吧!不要局长太大了一个个都恨不得舌头什么的都用上去。

  走到一张木质长椅前坐下开始看书。

  h含着开会震动顾君泽放下手中的工作,深情地看着她吃饭,暖和的声音响起:等会去院子里,可以玩。

  因为这是大家的夜宵,每个人都有份,而你的那份已经吃过了。

  完了,完了,龚总监会不会开除我?他一定是在吴恬恬的故事里看到了那个和吴恬恬无比相仿的自己。

  看来都为了这种事都特意准备了一番,三人微笑着向我们打着招呼。

  刚刚的那一刹那,她能感觉到,来自那个看似无害的男孩儿投来的凌厉的目光。

  流星此时此刻已经很绝望了,他没有守护好自己一生的契约灵兽梦夜。

  哥哥!小夜她……为什么要那么自作多情的去多想呢?


爱之谷官方商城

https://www.customwristband.top/twe.aspx?950.html

https://www.customwristband.top/twe.aspx?1330.html

https://www.customwristband.top/twe.aspx?6231.html

https://www.customwristband.top/twe.aspx?2800.html

https://www.customwristband.top/twe.aspx?562.html

https://www.customwristband.top/twe.aspx?4824.html

https://www.customwristband.top/twe.aspx?7011.html

https://www.customwristband.top/twe.aspx?5671.html